篮球有什么好玩的?

这是韩石第五次放学以后走很长一段路来看大学生打球了。

韩石是个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教了他们擦板投篮,他投了一节课都没有进一个。

下课的时候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表演了扣篮和从篮板后面把篮球投进等技巧。

虽说小学的篮筐很矮,但是同学们的欢呼和老师脸上灿烂的笑容让他迷惑。

这个运动有那么好玩吗?

有一天他跟着大他六岁的哥哥来到离家最近的大学打球,他想如果自己能练成从篮板后面把球投进的绝技也会有人给他欢呼吧。

可是他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他投到手都抬不起来球也没能越过篮板。

气馁的他看着场边那些带着笑容奔跑,欢呼着庆祝进球的大学生们,心里更加的好奇了。

打篮球可以这么开心吗?

回家路上他问哥哥,篮球那么好玩吗?

哥哥拍拍韩石的脑袋,说:还行吧,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

韩石觉得问错了人,因为哥哥似乎并不喜欢篮球。

后来韩石每天放学都要去那里看那些大学生打球,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那里的热闹。

韩石没有什么朋友,他的同学并不喜欢他这个寒酸的转学生,总觉得他土气,而且没什么特长。

父亲只要看到他从来只会提一件事,那就是学习。

不看书是要挨骂的,成绩不好是要挨打的。

韩石的父亲是个颓废的中年人,从东北来到上海以后一直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也不擅长和别人沟通。

每当韩石回家看到醉醺醺的父亲正在客厅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抗日神剧哈哈直乐的时候,他总想为什么别人都那么喜欢自己的爸爸呢?

韩石的母亲在家乡经营着药房,从前韩石一直是母亲抚养,韩石的父亲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忽然把他和兄长领来了上海。

原因是他说在这里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可实际上韩石来到上海以后面对的是同学的白眼,老师的特别照顾,以及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里每晚烟雾弥漫的生活。

他已经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笑了。

今天是周五,学校放学比平时早,也因此他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

他走进了球场,找到一个没有人打比赛的地方默默练习着擦板投篮。

你那样投不进的。

有个很高的大学生在这个场地热身,他看韩石一个人苦练了半天一句话都不说,可能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也可能是觉得胖嘟嘟的韩石好玩,主动地和韩石说话。

韩石看着他,不敢声张。

那大学生马上开始了示范,他站在篮下单手抓着球,脚尖一抬把球往上一抛,球就顺畅的滚进了篮筐。

力气要从下半身传递到上半身,投篮的时候要用手腕拨球,不要用手臂的力量,你可以瞄着篮板上四方格的横线或者边角。大学生不断的演示着,转眼已经进了七八个。

你懂了吗?大学生看韩石老是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自作多情,随即不管他,自己开始练习投篮。

韩石模仿着大学生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扔着,很快就扔进了第一个球。

韩石笑了,这是他第一次成功进球,他兴奋地一蹦一跳着跑过来找那个大学生。

大学生看着眼前的小胖墩一脸期待的抱着个篮球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在吸引了大学生目光之后他拿着球跑回篮下,用力砸篮板的边角,球又进了。

他美滋滋的笑着看那大学生,好像在炫耀自己有多么厉害。

大学生乐了,摇摇头说:不对,你这姿势全是错的,来我再教你。

于是韩石就一言不发的按着大学生的教导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全然不管那遥遥西落的太阳。

越来越像样了。大学生欣慰的看着韩石,似乎很满意。

恩!

你原来会说话啊!

你才不会说话呢!

那你怎么不说话啊?大学生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问韩石。

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说话!

韩石小的时候说话总感觉是在喊,也不知道是不是憋坏了,不喊两下不舒服。

擦,那我不还是陌生人。

你不是陌生人,你是篮球老师。韩石一边开心的投着球,一边乐呵呵的回答。

嘿,还挺会来事儿。你打球打的这么晚爸妈不管的吗?

哎呀!完蛋了!韩石发现天边日头已经快消失不见,拿起书包就往家狂奔。

那天他第一次知道汗水的味道是咸的,傍晚的太阳是最舒服的,初夏的风是清凉中带着潮湿的。

也是他第一次知道活着还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那就是打篮球。

尽管因为弄得很脏又回来的很晚,被父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可他心里还是甜的。

打篮球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后来番禺路上多了一个在夕阳下奔跑的男孩,人世间多了一个对篮球入迷的孩子。

就这样过了两年,韩石从四年级来到了初中。

他的个子在一年里猛长了十厘米,已经有一米六五了。

大概是他们年级身高能排上前十的,不过最幸福的是初中里终于有篮球比赛了。

由于韩石父亲不让他看电视,所以他也没法见识NBA的神奇,在他眼里全天下最厉害的人就是大学里那些个子高,很能跳的大学生。

所以当他偶然看到街边饭店里放着的篮球纪录片,第一次见识了篮球比赛的时候才发现打篮球是件很威风的事。

欢呼声,他想听到人们的欢呼声!

在学校里他很快因为篮球打得好交到了一些朋友。

有个喜欢科比的小帅哥刘沐风,有个喜欢麦迪的小矮子朱玉,有个瘦瘦小小的小黑炭赵扬名。

韩石很开心,每天放学都会和他们一起打篮球,也很快打出了默契。

由于当时韩石是最高的,而且打球特别积极,什么脏活累活都干,他就开始打中锋。

刘沐风运球很好,而且很敏捷所以很快成为了控球后卫。

朱玉则是一个小射手,在所有人都没有中距离技能包的时候他居然开发了一手中距离投篮。

韩石一直认为如果朱玉一直好好练习的话一定可以打出名堂,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他一样把青春挥洒在夏日的阳光下,也不是所有人能够在打篮球的时候感受到自由。

至于赵扬名则刚好相反,篮球之神从来没有眷顾过他,从小到大身体都没有成为优势。

但无论如何那一年他们是幸福的,因为韩石两年多的努力终于到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时候。

那时刘沐风总是带着韩石到许多野球场结识他认识的大哥,并且表现出很世故的老大做派。

他认为韩石是最好的蓝领,而自己将成为这个小团体的主角。

然而那一年他并不是。

韩石不断吸收着这些野球场大哥的奇技,有了自己的球风。

一个会天勾的旋转小陀螺,就是韩石了。

那年年级比赛,韩石他们很快就吃了矮小的亏。

他们太矮了,刘沐风和朱玉两个都刚好只有一米五,而韩石一米六五的身高只能勉强算这次参加比赛的平均身高。

很快,刘沐风因为矮小和差劲的基本功被对手锁死。

接不到球的朱玉只能干瞪眼,韩石再能抢篮板也架不住刘沐风投不进。

开局五分钟一分未得,落后十分。

韩石的心里仿佛燃烧着一团火,他无法接受自己两年的努力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刘沐风由于沮丧被班主任换了下来,赵扬名替补登场。

场边加油的同学们一言不发,似乎为我们感到丢脸。

还没完,我还没有听到欢呼声!我要听到他们兴奋的的欢呼声!

韩石的表情陡然变得冷峻,他看着赵扬名张开了手。

赵扬名是他们这些人里面唯一爱传球的,也是他的无私带来了胜利。

韩石终于在四十五度角接到了同伴的传球,他侧过头用余光看着对手的位置。

居然不贴防我,真是外行!韩石猛地一个转身,从那缝隙溜了进去,接着跳起打板上篮。

漂亮!赵扬名痛快的吼了出来,在场边同学们也终于从沉闷的气氛中苏醒。

韩石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冲着防守他的球员竖起一了食指。

那人看了看他,有些恼怒也有些不解。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竖中指吗?

不过不管怎样那人开始贴防韩石了。

敌方进攻,韩石绕前防守自己的球员,并且示意同伴们学他的样子。

果然对手球没有发出来,违例了。

球队落后比分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韩石以前问过一个野球场老大哥一个问题。

防守啊,傻瓜!

防不住怎么办?

那就全力防!

全力防也防不住怎么办?

你好烦啊,防不住就认输呗。

韩石不想认输,于是他的全力被激发出来,他深藏体内的那颗斗魂苏醒了。

一个人在绝对专注的时候,他会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象。

喧闹的场合会变得安静,快速的动作会变得可以分辨,人的情绪会化成力量传遍全身。

韩石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每持球必得分,每防守必盖帽,防守他的球员看着他每进一球就会多竖起一根手指,也明白了他什么意思。

可遗憾的是基本功的差距没法弥补,韩石在三分钟内六投六中逆转了比分,赢下了比赛。

同学们的热情燃烧到了顶点,他们看着韩石像在看另一个人,欢呼声让韩石产生一种错觉。

我是为了打篮球而生的吗?他看着微微发烫的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豪。

太阳照亮热烈的青春,汗水和骄傲在记忆里留下刻痕。

就这样他们凭借着韩石一己之力杀到了决赛,可命运总会为追梦的孩子在路上留下几个怪胎。

十四岁就长到一米八的孩子偏偏让韩石遇到了,而且还是和他对位。

田径队,对篮球一窍不通,但是运动能力是场上顶尖的。

说得明白些,就是韩石抬头看不到篮筐,只能看到对手的脸。

这个队是怎么杀到决赛的?

他们其他两个球员都是射手,反正他们的中锋总能抢到球,反正他们的对手得不了分,于是轻轻松松杀进决赛。

你有把握抢到篮板吗?赵扬名和朱玉有些担心的看着韩石。

不能。韩石实在的点点头。

那还怎么打啊?朱玉很无奈,前面的比赛有韩石的篮板他可以放心投篮,可是这个对手太不科学了,没法打。

其实不是没有办法,你不是还会那个吗?

赵扬名转了转眼珠,似乎想到了什么。

天勾吗?韩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觉得应该要把秘密武器拿出来了。

说篮板呢,说什么天勾啊!朱玉不依不饶的提篮板,显然这一点让他很绝望。

没有篮板防住不就好了,我就不信他不累。赵扬名说完狠踹朱玉的屁股,他就看不得有人还没打就认输。

朱玉疼的龇牙咧嘴,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赵扬名,不过他的眼神中也有了点狠劲。

都到这儿了,不打难道弃权吗?

开头猜硬币正反,赵扬名很幸运的猜对了。

我们发球,他一把就把球传给朱玉,朱玉离着三分线两步就投,居然进了!

别说对手,连韩石都没反应过来,这真是划船不用桨全靠浪啊。

朱玉趁着赵扬名发愣的时候还了他一脚,还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还传我接着投!在哪接球就在哪投!

朱玉也因为他的嚣张付出了代价,防守他的球员在接下来的时间一直紧紧的跟着他,连球都不给他接。

而他防守的球员居然迎着他扔进了三个三分,虽然他扔了十次,可是这也给了韩石巨大的压力。

比赛三分钟,韩石已经被对手抢走了将近十五个篮板,而赵扬名的传球一直被对手截断,根本传不进来。

怎么办?韩石很绝望,他的对手很强却不会打篮球,但是自己居然打不过。

这时候赵扬名又过来踢了韩石一脚,并且冲他大喊:我传不进来你不会出来接啊!啊!啊!

韩石一拍脑门,对啊!

于是韩石跑到赵扬名身边接他的手递手传球,并且利用跑动拉开的身位和空隙不断地突破,连得六分。

而对手在扔进三个三分以后就没能再投进任何一球,很快十分钟就要过去,裁判示意最后一攻。

九比九,进了就赢了,打不进就罚球。

韩石在三分线持着球,他的对手在内线等着他。

因为他的对手知道韩石只能在内线取分,所以他根本不出去,就等着韩石进来送死。

韩石觉得心跳快要停了,初夏的清风在他耳边低语,烈阳照亮他的征途,成败在此一举。

力从脚发,重心放低。野球场老大哥的话在耳边响起。

仔细看清对手的位置不要撞人,轻轻地贴着他,然后轻挥你的手臂,转动手腕把球抛出去。

要快,要果断!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因为你练了成千上万次。

于是韩石动了,他压低重心运着球冲了进去。

他看到对手扑了过来,微微侧过身体,让他撞到自己的肩膀。

韩石的冲击力破坏了对手的平衡,他飞快地轻挥右臂把皮球抛向篮筐。

韩石后来和赵扬名说那一刻篮球像越过海面的飞鱼,而飞鱼总是要回家的。

绝杀!

韩石至今回忆起那天同学们的欢呼声都会感到热血沸腾,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英雄般的滋味。

他第一次靠着坚持和努力换来了欢呼,他第一次发觉自己如此的被他人需要。

打篮球真棒!

他由衷的这么想着,可惜人并不会永远辉煌。

后来刘沐风渐渐长高,他也开始和高年级接触,那些学长们让他见识到了差距。

同等水平,身高是打不破的天堑,永远停留在一米七的韩石再也打不了中锋了。

在后来的初中生涯韩石一直是配角,不甘心让他成为了在球场留下最多足迹的人。

可老师认为他这个样子耽误了学习,为了他能专心学习专门叫来了韩石的父亲。

韩石已经许久没有挨过打了,父亲让他放弃篮球可是他并没有低头。

父亲似乎从韩石身上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东西,他打电话叫来家乡的母亲,希望能解决这件事。

母亲毅然关掉家乡的药房来到上海,时隔三年看到了长大的韩石。

妈妈,你可算来了,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来了。

韩石看着泪眼婆娑的母亲只说了这么一句。

母亲并没有阻拦孩子的篮球梦,虽然她也认为韩石没法靠着篮球生活,可是她不想夺走孩子的骄傲。

父亲得知母亲的决定,思考了一下说:骄傲吗?

那天父亲第一次没有蛮横的处理这件事,他摸了摸韩石的头说:给你买个篮球吧。

那是韩石唯一一次在父亲面前涕泪横流。

原来你还会哭啊。父亲抽着烟,只说了这么一句。

原来父亲也是会哭的。

后来韩石考上了高中,也参加了暑假的篮球联赛。

这是他第一次身披学校的战袍,和其他学校之间打比赛。

在第一场比赛的一次快攻中,他感到对手的追防马上就到了,可是他反而放慢速度承受对手的撞击。

球并没有进,而裁判并没有吹犯规,教练无法容忍他的失误把他换了下来。

他告诉教练自己那么做是想打一个得分加罚,却被教练狠狠地奚落了。

你当你自己是球星吗?把你的队服脱了,你可以走了!

韩石不敢置信自己的第一次校级联赛就这么结束了。

他回到家,父母问他赢了没有。

他只是点点头,然后又拿着球跑了出去。

那个暑假他练了一万次上篮,两万次投篮,运球次数不计。

赵扬名一直陪着他,甚至比他练得还要多。

他起码可以上场,而赵扬名从来没有人找他进篮球队。

不过由于家庭原因,赵扬名回了老家,韩石一个人留在上海。

高中第一天他的同学们都惊叹世间怎么会有这么黑的黄种人。

我是在上海晒黑的。韩石常常这么自嘲。

后来篮球社招新,韩石去了。

社长是个女孩子,她看了下韩石的身高和穿着觉得有些奇怪。

由于父亲的事业一直不顺,韩石从来没有买过篮球鞋,他一路都是踩着四十块的板鞋打过来的。

你真的会打篮球吗?打篮球很辛苦的。社长关切的问韩石。

我强着呢!韩石爽快地填好了入社申请表,自信地递给了社长。

周五下午来球场选拔,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哟。

知道了,谢谢社长。哦对了,还有件事!韩石感觉社长不太看好自己,忍不住想抖个机灵。

怎么了?

社长你真好看!韩石得知篮球队里居然有女孩子那叫一个美滋滋,说完赶紧溜了。

一定要跑,让社长一个人尴尬。

很快周五就到了,韩石兴奋地来到球场,激动的想要尖叫!

这一次没有人能夺走我的位置。他看着身边这些瘦高个儿,觉得高中的选拔肯定不会按身高来。

强者称王是竞技体育的铁则。

今年申请入队的有二十个人,你们只有三个人能留队,并且参加日常训练。

社长扯着嗓门喊着,其实她可以温柔一些,大家还是听得见的。

今天校队选拔,和主力轮番对打,你们分成四队,一队上一节懂了吗?

懂了!

自由组队吧。

韩石一把拽住了自己班体委柯杰和隔壁班体委高胜浩。

韩石你干嘛呀?不是自由组队吗?

高胜浩是个一米九的壮实小伙,虽然技术很粗糙但是身体素质很好,是全校难得几个可以扣篮的。

我无所谓的,一队就一队吧。柯洁也有一米八五高,据韩石观察是所有参选的人里面唯一一个在基本功上和韩石不相上下的。

但是他一米八五基本功还好,就很可怕了。

至于其他的人就爱谁谁,剩下的人是谁就选谁了。

因为在韩石心里能入队的只有他们三个,而其他的十七个人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韩石就在十七道愤怒的眼光中抱紧了两条大腿。

你们第几节上?社长问。

第四节,你们同意吗?韩石说完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

就第四节吧,落后还能追回来一点。高胜浩一边坏笑一边看着其他来选拔的人,显然认为第一天就想赢校队是个笑话。

其他人也哄笑着表示没有异议。

你们真的要听他的吗?社长有些无奈的看着高胜浩和我,有些担心。

没问题的,他挺强的。柯杰和韩石同班,他和韩石单挑过,所以还是心里有数。

真的假的。社长似乎还是不放心,奈何韩石下定决心这么干了,也只好从了他们。

我们校队的主力还是有点海拔的,没有人的身高低于一米八五,控球后卫是队长(韩石当时并不知情)和高胜浩一样高。

他们打的很放松,很快就领先了新生十五分,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个分差。

你们想赢吗?韩石拍拍身旁两个大腿,试探性的问。

能不能别老说废话!柯杰老是觉得韩石话痨,可是明明是他平时不爱说话。

想啊!可是怎么赢啊?靠你啊!高胜浩的嘴巴老是没个把门的,不过韩石倒也蛮喜欢他这直爽的性格。

当然是靠我们了,他们已经很累了,我们可以跑垮他们!韩石坏笑着,心里已经有了定记。

其他两个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被他们排除在外的另外两个人露出不屑的神色,似乎很不喜欢韩石。

很快第四节到了,六十比四十三,新生落后十七分。

队长慢慢悠悠地运球过前场,显然没有把韩石放在眼里,球运得很高。

韩石盯着他这个动作快三十分钟了,上去一把把球拍掉,顺势快攻得分。

进球之后韩石习惯性地对队长竖起了食指,队长看罢摇头笑了笑,起了斗争心。

他飞快地接发球,朝着退到中场的韩石冲了过来。

真是不长记性。韩石侧身躲开冲来的队长,然后降低重心,一甩手从队长身后拍掉了皮球。

柯杰早早发现了韩石的动作,跟进捡起皮球长传给韩石,让他舒舒服服上了个空蓝。

队长看着韩石竖起的两根手指气的面红耳赤,不过这回他加了小心,没有让韩石在中线位置实施抢断。

不过他还不死心,他把球传给队友然后又在高位要球。

韩石也不绕前,给他接球。

队长接到球以后,用后背猛的撞击韩石,可是韩石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家伙是石头吗?怎么一动不动。队长久攻不下,方寸大乱,韩石又借机实施了抢断,轻轻松松上篮。

队长看着韩石对他挥舞着三根手指,脸色要多难堪有多难看。

大家防传球,这个人不会再进攻了。韩石可不管他心情怎样。

接下来队长传球也不是,不传也不是,而韩石这边由于锁死了对手球队的中枢,也在一瞬间就占据了主动。

柯杰和高胜浩用他们的抢断和盖帽与韩石一起掀起了反击的号角,他们完全不打阵地进攻,反而通过不断破坏对手进攻来制造快攻的机会很快反超了比分。

妈的,要不是因为没休息过哪能给你扣篮!队长看着扣篮的高胜浩忍不住骂了娘。

可是看见高胜浩扣篮的韩石又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胜浩我们要不要试试空接?韩石悄悄对发球的胜浩说。

下次快攻可以试试,好激动我还没空接过!胜浩笑的是越来越坏了。

可能是空接的诱惑太大了,胜浩又一次完成了封盖,并且顺势把球拍到了韩石的手上。

韩石持球运了两步发现胜浩已经快跑到篮下了,可他还在中场。

娘的!腿长就是好啊!韩石暗暗羡慕了一把,所幸直接从中场把球甩向篮筐,他本来想就算砸到篮板胜浩也能空接了。

哪知道皮球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居然进了。

韩石!你TM逗我!扑空的胜浩在空中歇斯底里的骂着,全场的人张大了嘴巴。

我本来想给他空接的。韩石转过头尴尬的和众人耸了耸肩,主力看到这球都坐在了地上,不打了。

最后比分定格在了七十二比六十五,韩石全队五人全部破格入取。

我厉害吧。韩石跑到社长面前情不自禁地显摆着。

厉害是厉害,可是你怎么能得罪队长呢?

那个后卫是队长?韩石张大着嘴巴,心想不像啊!

而且他还是我的男朋友。

社长说完默默离开了,韩石看着社长夕阳下美丽的身影,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别难过,人家本来就看不上你的。

柯杰拍拍韩石的肩膀,补了一刀。

就这样韩石顺利的进入了高中校队,据说当时教练得知主力输掉的事差点闪了腰。

虽然真正的核心都毕业了,可是被新人干掉是很没面子的。

很快第一次训练就开始了,那天教练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韩石。

单节十二分,三个抢断,四个助攻,三个篮板。教练说完瞄了韩石一眼,又说:真的假的?

报告教练,我没记。

报什么告啊,这么说话太麻烦了。

于是教练勾着韩石的肩膀将他带到场边,和他说起了悄悄话。

其他的队员面面相觑,这个剧情走向实在是不清不楚,教练居然晾着他们,给韩石开小灶!

他们只是看着韩石不断地点头,至于教练说什么队员们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从那以后韩石每次都要折返跑五十米十次以后才能参加对抗训练,也因为体力不支每回都被队长血虐。

队长也在和他不断地对位中练就一身娴熟的背打技巧,改打了小前锋。

韩石成为了全队最好的陪练对象,因为他的身体非常结实,防守又密不透风所以能极好的提高队友的对抗水平。

很快那些瘦高个们变得强壮,生猛,把韩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他们开始埋怨韩石的出手次数太多了,开始嫌弃韩石的矮小,认为他没有资格担任首发控卫。

后来韩石成为了替补,成为了角色球员,成为了一个用来防守敌方进攻手的工具。

柯杰,高胜浩,队长以及其他球员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球队第一次闯进了区内的八强。

那年他们止步四强,韩石的高一结束了。

暑假过后韩石更黑了,他的投篮命中率提升了,他的传球越来越精准,他的跑位越来越积极,他的体力似乎永远都用不完。

由于队长他们高三了要复习,不能参加训练,韩石重新成为了主力控卫。

他不再嘻嘻哈哈,不再四处炫技。

那年他们领先了新生四十分,却录用了十个人。

他告诉新生们想要和主力一样生猛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训练!

从此练习折返跑的队员从一名增加到十一名,校队的球风变成了以防守反击为主的强悍球风。

高二那年暑假校级联赛前,韩石拿辛苦攒下的零花钱请全队球员吃了自助烧烤。

席间高胜浩问当天教练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大家停下筷子纷纷看向他,就连一向孤僻的柯杰也悄悄竖起了耳朵。

面对大家齐刷刷的目光韩石不慌不忙的咽下嘴里的五花肉,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可乐打了个饱嗝,故作深沉的望望天花板,可就是不说话。

柯杰看不下去,隔着三个人一筷子就扔过来了,他最见不得别人冒充大尾巴狼。

得,我说还不行吗?韩石看关子卖的差不多,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的了。

他说韩石啊!你小子是有点本事,可是我的队员们很快就会飞速的进步,到时候你可能连球都打不上,你还愿意打吗?

如果愿意打,我可以告诉你个办法,那就是每天比他们多跑十个折返跑,每天和他们里面最优秀的队员对抗,每天晚上想想自己还能有什么改变的地方。

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差的球员了,我除了努力什么都没法教你,你看看你的手还没有队长一半大,个子比人家矮了一个半头,你凭什么比人家打的好呀!

所以你啊就是来找罪受的,老天爷不让你进这个门,你非要进来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没有任何的天赋,你只有努力,也只有努力才能让你留在这个队里。

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说到这儿韩石又喝了一口可乐,就在他又想看着天花板卖关子的时候柯杰第二根筷子已经扔了过来。

你妹,筷子都没了你还吃不吃了!

快说啊!周围人也忍不了,冲他吼着。

说完了啊!你们不是看到我一直在点头吗?韩石的脸上挂着苦笑,冷暖自知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

就这样你都不愿意退社?一个新社员对他的坚持无法理解。

我是靠我这双手打进来的,凭什么被他几句实话吓跑?

那天以后队员们训练的态度变得格外认真,他们不想输给一个天赋最差的人。

后来韩石成了队长,一路杀进了那年高中校级联赛的决赛。

他的对手是一个一米七五的后卫,仅仅比他高半个头而已。

可是这也是他遇到过最难缠的对手,他有一种和自己一对一的感觉。

都采用死缠烂打的防守方式,无比娴熟的运球,永无休止的跑动和精准的投篮。

唯一的区别是韩石的队友们像打开了任督二脉,他们不惜体力的跑动,拉扯空间,使出浑身的力气证明着自己。

柯杰像打了鸡血一样和对手喷着垃圾话,高胜浩维持高度的集中力,做到了零失误。

曾经的队长学着韩石的样子每进一球便竖起一根手指,到后来甚至要摊开两个手掌给对手看。

你们都变强了啊。

韩石运着球观察着队友的跑动,他的队友们已经气喘吁吁,从八强到决赛实在是太勉强了。

比赛还有五分钟,双方的体力都遭到了巨大的消耗,现在是意志力的对决了。

你也累了吧。韩石看着对手喘着粗气,他忍耐太久了!

这场比赛他和往常一样一直在防守,一次都没有持球进攻过。

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都不知道如今的韩石是个怎样的进攻手。

虽然他总是在对抗训练中和那三个人打的不相上下,但是在比赛里他总是传球,他总是空位才出手。

没有人见过韩石强攻时是什么样子,没有人。

只有韩石自己知道攻城拔寨的时刻到了,在所有人喘着粗气的时候他的呼吸还有条不紊。

从来不突破上篮的韩石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防守他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内线的防守球员也被这突然地变化吓了一跳。

他们伸手抓韩石却抓不住,他们用身体冲撞韩石反而被撞飞出去。

五分钟,韩石把五年来的血汗变成了才华,一个人冲破了眼前所有的阻碍,咆哮着宣扬他的存在。

突破,三分,空切上篮,急停跳投,冲板补篮,没有人能阻挡这个铜筋铁骨的男人。

他等的太久了,他想听见那属于他的欢呼重新响起,他想夺回那属于他的冠军。

也是六投六中,和他人生第一场比赛一样,可是这一次他无比的从容。

基本功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天赋不会永远保佑你。

保佑你的是那肌肉的记忆!捍卫你的是那强健的体魄!成全你的是那骄傲的灵魂!

我是自己打进来的!没有人能把我吓跑!赵扬名!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那天他在队友们的簇拥下捧起了最有价值球员的奖杯,收获了他魂牵梦绕的欢呼声。

篮球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在一所大学的篮球场上,一个可爱的姑娘正噘着嘴,皱着眉问着韩石这个问题。

韩石想了想,说:那可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听。

为什么?

因为我说完一定会有人爱上我的。

自那以后韩石的夏天不再只有咸味,还有甜味。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